今夜还珠楼,热闹非凡。

    因着先前有大修从周天星辰大阵现身传话,悟虚遂大胆以改制变法后雍州首次有修士新晋真灵为由,以城主府的名义,出资设宴,以示庆贺。

    雍州所有的真灵修士,尽皆出席,包括一直潜修的李明珊。悟虚当着虞仙子等人的面,先送了苏吉一把白骨剑。虞仙子等,也皆有贺礼。苏吉,一一谢过。

    然后,彼此又交流了一下修行体会之后,话题便转到了苏吉去京都天人书院报道一事。谁也说不清,只是胡乱猜测戏说一番。

    真灵以下的修士,依着境界修为,从内向外,一直排坐到还珠楼外,井然有序,小心翼翼。白吃白喝固然好,但却不敢惊扰到悟虚这些真灵修士。但却又不敢不来。

    当然,那些修为太低的,犹如刚出生没多久还在穿开裆裤的小娃娃,颇为自觉,没有来;纵然来了,还珠楼也不会接待。纵然有不自量力的来了,还珠楼执事,也会笑眯眯地,对其说道,“孩儿们,都散了吧,回去好好修炼。”

    林豹听了这话,却没有离去,或者说真的离去。他手持长枪,远远地站在街道上,离还珠楼的正门已经是数里之远。他的前方百余米,有修士席地而坐,喝着还珠楼的灵酒。

    他从修士院,也就是从城西外赶到城东外,观瞻苏吉晋级,却看到悟虚与其谈笑风生,亲耳听闻苏吉感谢悟虚为其护法。

    佛门修士为鬼道修士护法,设宴?道友相称?

    林豹心中甚是失落,若是有机会有可能,他很想如当日般,在那万寿石碑前,挥舞长枪,不求明白,但求心静,一往无前。

    只是,万寿石碑,如今已被还珠楼圈了去,虽原样竖立在那里,但自己却不是随时都能够靠近,尤其今夜。所以,他只站在还珠楼外,远远地,呆呆地,手持长枪,一动不动。

    今夜还珠楼聚集的修士不少,自然有修士看到了有些怒意略显木讷的林豹。有的甚至想出言教训一二,但看到林豹手中长枪枪头摇曳着佛门独有的纯净莲火之后,便生生忍住了,转过头去。众所周知,雍州城主悟虚大师,便是一名佛门修士。

    忽然,一声“林大哥”从身后传来,林豹徐徐转身,不由又惊又喜,“李师弟,你的伤好了?”

    来人正是李传星。

    李传星,拍了拍林豹的肩膀,“走,我们进去看看。”说罢,他拉着林豹的手,朝着还珠楼走去。

    几颗灵石开路,李传星便带着林豹,进了还珠楼。当然灵石也不是万能的,二人也只不过进了门,在一个极外围的角落里勉强坐下来。

    此刻的还珠楼,阁楼之间的空旷处,也挤满了修士,放眼望去,就像悟虚前世那拥挤的地铁。

    这个时候,真的很难讲究什么修士之间的安全距离,至于什么正邪之分,境界修为高低之分,都没有了,都不过是地铁车厢里的一员,拼了命似的挤进来,只期盼早点到了目的地,早点下去。

    按照传统和惯例,稍后,苏吉这个新晋真灵修士,很快便要出来分享修行晋级的心得。其他真灵修士,也会随机点评或者“唱和”这是重头戏。

    李传星带着林豹进来,为的便是这个。林豹跟着李传星来,也有此原因。

    。。。。。。。

    只是,苏吉却有些不愿意如此。

    “我辈晋级真灵,阐说修行体悟,同修共参,提携刘进,不亦乐乎。”

    “此乃惯例,一来回馈天地,二来种下种种福缘。”

    。。。。。

    如此催促之后,苏吉方才出来,沉吟道,“吾本儒修,转修鬼道,个中曲折究竟,不足为外人道也。此番晋级真灵,虽是鬼气郁郁,却也先前初心犹存,沟通天地间浩然正气。”

    言语之间,苏吉凝神抬手,一道乳白色浩然正气,从虚空中凝现,转腾不已,成刀剑,成山川,甚至化作无形罡风。

    众修士一阵哗然。从未见过,鬼道修士能够召唤出儒门浩然正气者。苏吉,当是第一人。

    “想不到,鬼道修士,也能御使儒门浩然正气。”虞仙子颇为动容,赞叹不已。

    “浩然正气,长存天地。我辈修士,皆在此天地间,若有其心,自能感悟。所谓大道三千,释儒道魔鬼修,都不过是一种修行方式而已;浩然正气也罢,幽冥鬼气也罢,皆是天地阴阳所化生,道之所现。我辈修士,只要谨守本心,修行到深处,自然可以感悟天地,御使阴阳。”

    一身鬼气的苏吉,飞立在高高的夜空中,如此言说着,左手一挥,荡起一道浩然正气,右手一转,射出一道阴冷至极的冥火。

    众修士,一片叫好,称赞不已,尤其是那些魔修鬼修妖修。

    “此子不错,”那阴阳宗大长老对悟虚暗中传讯道,“不知与你有何渊源?”

    悟虚笑了笑,答道,“渊源,倒是有些。前辈,是否起了爱才之心?”

    那阴阳宗大长老,也笑了笑,没有作答。

    却说苏吉,此刻飞立在还珠楼上空,受一干修士仰慕,不由心潮澎湃。

    此番晋级,回想起来,其实颇为艰险。说是不忘初心,其实是自己难以放下执念,不能否定先前的自己,所以体内鬼气早已蕴积炽盛,自己却一直不敢晋级。得悟虚诵传正气歌,苏吉其实心底也是有些将信将疑。晋级过程中,动静太大,不但引得四方关注,还引得新近产生的浓重血煞鬼气(那在雍州地下世界抢劫摊位的五名修士身死之后所形成的)悉数而来,犹如火上浇油;这幸亏悟虚还有那十余名主动暴露身份的修士,为其一直护法。这便是一份人情,按照佛门的话说,是一段缘分因果。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自己先前,儒门修行不成,落魄江湖数十年,如今以鬼道修士晋级真灵,不但可御使浩然正气,还如“中举”一般,得大周朝廷召唤,直入天人书院,受众修士称赞,更有欲拜投门下者。

    。。。。。。

    情景如斯,林豹亲眼所见,亲耳听到,先前虽曾有千万语,却也不知开口,只得端起酒杯,一口一杯,喝起闷酒来。

    旁边的李传星,见状,低声劝道,“林师兄,这又是何必?莫要太执着。所谓修行,释儒道魔鬼修,不过是方式形式不同罢了。不然为何朝廷召唤,天人书院录用?城主悟虚大师,也是为其护法,为其设宴。”

    林豹不答,依旧一手持枪,一手端杯饮酒。

    这时候,只听得又有修士,起身朝着苏吉遥遥行礼,说道,“前辈之言,可谓旷古烁今,继往开来!我辈修行,感悟天地,所谓正邪之分,实属凡俗妄念!”

    “极是极是!大道三千,吾只取一瓢。专而精之,便可立于这天地间。”

    “什么正邪?黑猫白猫,抓到老鼠,才是好猫!适合自己的功法,才是最好的功法!能够不断晋级,才是硬道理!”

    这一干喧嚣,悟虚听罢了,不由有些恍惚。

    。。。。。。

    林豹,喝得醉醺醺的,起身想要到那万寿碑前,将手中长枪舞动。却被李传星拦了下来,搀扶着出了城。

    快到修士院大门,却只听一声冷笑,数道身影闪现,飞到了二人前面。

    李传星,脸色骤变,这其中一人的气息和身影,他是再熟悉不过的了。

    “哟,想不到,李师弟这么快,便好了?”这人正是朱昆,此刻看到先前被自己打得卧床不起的李传星活蹦乱跳似的,不由露出又惊又喜的颜色,“这不是林师弟嘛?怎的,堂堂佛门修士,也喝得烂醉如泥?”

    左右周围,一阵嬉笑响起。

    李传星,沉声道,“让开!”

    “让开?我等,离你们二人,数十米有余,还要怎么让开?” 那朱昆,依旧笑眯眯的, “大道朝天,各走一边。李师弟,此言甚是霸道。” 他一边满嘴酒气地说着,一边伸出双手左右比划着,模仿着方才苏吉的动作。

    其一同与之随行的修士,都哈哈大笑起来。

    “狗贼,吃我一枪!”林豹,怒喝不已,踉跄着挥起手中枪。只是,枪头没有莲火。

    李传星,深深吸了口气,将林豹放在旁边一处,“上次不幸败于你手,此刻传星想要再讨教一番。”

    “好!”朱昆,大喝一声,随即斜着醉眼,阴恻恻地问道,“不知我们是回院里再比试,还是就在这里?”

    “就在这里!”李传星,掷地有声。

    一场比斗,就此开始。

    那朱昆本就比李传星、林豹等高一两个小境界,而李传星虽有修行家族功法青云斩,却许多地方不敢外用,只能用一些极其常见的术法招式。几个回合下来,李传星便如同先前几次一般,完全落在下风,只有躲闪的份儿了。

    待最后,同行的修士笑够了,再使出那从离情阁买来的阴葵无影针,将李传星射成个刺猬!朱昆,心里这般想着,怪笑连连,“真是不堪一击!对了,你的黄鼠狼呢?!”如此情形,他反倒有了些猫捉老鼠的兴趣,手底下竟然有时候故意放水,就想看看李传星狼狈不堪的样子。

    李传星,沉默不语,在朱昆及其同伴的得意嘲笑声中,一边躲闪着朱昆的攻击,一边还要不时尽力挡下林豹所受到的波及。

    “看你躲到哪里去!”朱昆,于“猫捉老鼠”的兴趣中,也有些恼怒和凶狠,言语之间,使了个大招,“掌中霹雳”!

    只见,其掌心喷出一丝耀眼光芒,让周围所有修士,李传星和其同伴,都不由下意识地扭头闭眼。这光芒一出,方圆数百米,竟有数十处闪亮起来,皆是先前朱昆出招之后留下的灵气余波。噼里啪啦作响,组成一张网,从四面八方,朝着李传星罩去。

    李传星,猛地速度飞涨,后退躲闪,同时一脚将醉得像个木头桩子的林豹踢飞出去。

    砰的一声,李传星险之又险地躲开了朱昆的这招“掌中霹雳”,但头上发簪碎裂,长发顿时随风飞舞。

    他越飞越快,脸庞在飞舞的长发中若隐若现,犹如鬼魅。

    朱昆等,不禁又大笑起来。

    “狼狈不堪!”

    “这样子,像极了孤魂野鬼!”

    “原来我们的李师弟,也要转修鬼道,好早早晋级真灵?!”

    。。。。。。

    李传星,依旧沉默不语,只是一团阴冷的光芒,从其身上迸射出来,然后化作九缕,穿过了朱昆的掌中霹雳,像纤细的针。

    阴葵无影针!

    一名修士,惊声喊道,急退不已,堪堪躲过。兴许是先前在还珠楼没怎么喝酒,最为清醒。

    其余的,就没有这么幸运。朱昆中了六针,另外两名修士各中了一针。

    朱昆圆睁双眼,露出惊恐的眼神,嘴巴微张,似乎要质问为什么李传星这样的小娃娃,也买得起昂贵的阴葵无影针。

    但是他到底没有能够发出声来,六道阴葵无影针分别刺穿了他的头顶、气海、双手手心,双脚脚心,进入了他的体内。

    朱昆直觉犹如万蚁噬身,整个身躯似乎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与此同时,头发散乱,犹如鬼魅的李传星,极速飘飞了过来。他的双手,各有一处凸起,血光闪动,越来越锋利。

    生死之际,朱昆以神识祭出一道灵符, 疾如闪电般,飞遁了去。

    “毒狼魔牙?!”那名躲过阴葵无影针的修士,又惊又怒,带着另外两名已然中招的同伴,急急退去。

    。。。。。。

    庆功宴结束之后,听雪阁中,虞仙子等相继离去,只剩下苏吉、悟虚两人。

    看着李传星左躲右闪,伺机而动,接连三次,拼尽全力,动用魔道之物,重创朱昆,然后带着手握长枪的林豹离开。

    悟虚,颇为感概,沉吟片刻,方才对着苏吉说道,“修行残酷,可见一斑。多少人,被逼得不择手段,方能自保。”

    苏吉,沉默片刻,看着悟虚,认真问道,“方才苏某若是引不来浩然正气,大师是否会很失望?”

    悟虚没有直接回答,站起身来,走到凭栏处,俯仰遥望。

    雍州护城大阵,再上面的周天星辰大阵,都在不断运转着,极其规律,暗合于道。在这样的广阔背景下面,雍州城内外,诸如李传星与朱昆这样的纷争,略显微不足道,就好似种种公理之下的必然。

    “我若因此而失望,便不会在你晋级之时为你护法,也不会在你晋级成功之后,当即现身道贺,更不会又随即宣布于还珠楼设宴。”悟虚,一边轻抚那光滑冰冷的碧玉栏杆,一边漫声道,“世尊有言,一切法,皆是佛法。你方才飞立夜空说得好啊,大道三千,释儒道魔鬼修,都不过是修行的方式不同而已。”

    苏吉,落寞地笑了笑,也起身走了过来,挥手拍栏。一道乳白的浩然正气,从其掌心溢出。开始,似乎只有一丝,但随即便在这夜空中渲染开来,到了最后,一丝丝一缕缕,如大小江河,奔腾向海。

    悟虚见状,颇为意动,遂庄重合掌作礼,言道,“阿弥陀佛!道友刚刚晋级,何必如此。”

    耳听得一声道友,脸色苍白的苏吉方才徐徐收手。

    。。。。。。。

    悟虚回到城主府,于静室中,盘腿而坐,依旧心忧不已。

    修士世界,本就是谁的拳头大谁就厉害谁就有权势,所以玄阴上六宗基本算是和平共处,虽有所谓正邪之分,但这种区分更多在于一种类似道德层面,而非某些时空中的正邪不两立,大周朝广纳六宗修士便是一个明显例子。

    玄阴改制变法,底层修士,倍感压力。如今,苏吉,儒门弟子,转修鬼道,然后晋级真灵,即有“天降纶音”,蒙召天人书院。众修士看在眼里,有何感想?这道哪道,晋级真灵,便是成功人士,完美逆袭,华丽转身。。。。。。

    这恐怕是许多修士的内心想法。苏吉晋级之时,有多名掩饰极好的鬼道修士,不惜公然暴露身份,为其护法。待其晋级成功,从山洞出来,立时便有修士,魔修,甚至儒修,众目睽睽之下,卑躬屈膝要投在其门下。

    悟虚有直觉,雍州此处的修士,目睹苏吉晋级,多半大受刺激,要不择手段,快速晋级真灵!而释儒道魔鬼妖六大宗门,魔鬼妖三宗是有许多前期速成功法的。

    诸位看官可别小看这个。如果越来越多的修士,都生此念,那么便会有越来越多的修士,或不择手段铤而走险,或干脆转魔道鬼道妖道功法。这样的情况,一旦出现,便会不断强化,进而造成各宗势力影响此消彼长。这是大的方面。

    往小了说,这样的话,有多少本是一心向佛的修士,迫于种种压力,而转修其他宗,甚至魔道?又有多少佛门弟子,在前期成长的过程中,被那些转修速成功法的魔修鬼修妖修压制,甚至扼杀?

    所幸,苏吉今夜最后,从自身体内释放出了浩然正气。这便是悟虚欣慰之处,略微放心,如此,便算是真正做到了六宗修行不过是外显的方式和形式,只要保持初心本心,一心向善,那便无大碍。便是今夜,众修士有所误解暗生异心,日后悟虚也可以此言说,拨乱反正。

    。。。。。。

    苏吉回到了先前的住处,默然独处。

    晋级真灵之后,许多修士想要依附于他,苏吉皆没有应允,只接纳了自己晋级之时,主动出来为其护法的那十余名鬼修。

    这些鬼修,如今全都被苏吉安置在自己住处的周围的房间,算是一种认可和守卫。

    还珠楼其余的人,得知其晋级真灵之后,慑于其势,皆不敢靠近。

    幽暗之中,阴森鬼气四溢,苏吉坐于榻上,身影亦模糊。

    忽然,他浑身一颤,一口碧绿鲜血,从其口中射出,然后在空中呼呼燃烧。

    苏吉惨白的脸庞,在这短暂火光之中,忽隐忽现。

    碧血燃尽,复归幽暗。

    幽暗中,苏吉喃喃自语,“为何有了正气歌,却还是修不出一丝浩然正气?”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a>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章节目录

大明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凤凰山下汉丰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凰山下汉丰湖并收藏大明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