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湖堡顶层的主室,油木炭火在壁炉里跳跃,房间内暖意融融,莉莉娅穿一身宽松的薄丝睡裙,光着雪白柔嫩的双脚,以最舒服但绝不文雅的姿势蜷坐在高背椅上,手里拿着根鹅毛笔,不停地批注桌上的文件。

    自从点燃了心灵之火,莉莉娅就把自己的办公场所从镇务厅搬到了平湖堡顶层最大的房间,尽管城堡内的采光和通风条件比较差,但房间足够宽敞,没有闲人打扰,她在这里不需要顾及自己仪态,可以想怎么办公就怎么办公。

    城堡是家族权力的象征,绝大多数领主都会在城堡内处理家族事务。莉莉娅以前讨厌城堡的阴森压抑,喜欢镇务大厅的热闹,现在嘛,她只觉得人来人往的镇务厅充斥着难闻的气味,开始偏爱城堡的幽静厚重。

    在一封账单上圈出几处疑问,莉莉娅放下羽毛笔,指尖滑下一旁的咖啡杯。橡木大门突然传来砰的一声,莉莉娅抬头看见关好的房门,屋子内外却保持平常的安静,门外的守卫和持剑侍女都没有进来,她心里顿时一惊,顺手从桌子下面抽出一柄精金短剑,旋即又放松了下来,

    平湖堡现在存放着数百万金币,有重兵把守,戒备森严。妮可麾下的一位资深骑士带领6名见习骑士和120名精锐士兵驻扎在城堡内外。单单莉莉娅所在的楼层就有30名护卫和4位持剑侍女。

    这些扈从当中有10个人是家族秘密培养的精英卫士,精通鹰狮战技和苍狼战技,实力堪比初阶骑士,由老资格的精英卫士凯恩统领,专门负责保护莉莉娅。他们看守楼梯、甬道和大门,没有人能在不惊动护卫的情况下,穿过甬道,进入这间房。

    ……除了维克多。

    莉莉娅离开椅子,赤脚踩着光洁明亮的红木地板,转入用书架隔出的小卧室,发现丈夫果然坐在床边。她举起纤手拍了拍自己饱满的胸膛,好像受到惊吓的娇弱贵妇,嘴角却向上翘起一个喜悦的弧度,脚步轻盈地扑向维克多,娇声说道:

    “亲爱的,你吓到我了……我为什么没看到你进来?”

    然而坐在床边上的维克多突兀地消失在视野中,莉莉娅猝不及防,身体正处于无处借力的腾空,眼看就要横着跌倒在床上,她竟能在半空中探出足尖轻点床沿,动作流畅宛如滑翔般地跃过床面,转身落在另一侧的地面。

    卧室内光线昏暗,维克多不见人影,刚刚的一切仿佛只是个幻觉,莉莉娅集中精神,排除心里升起的阴冷,脚步无身地走出小卧室,但客厅里还是没人。

    “亲爱的,你现在很自信,遇到事情,都不叫护卫进来。”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莉莉娅转头看见维克多坐在原先的位置,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可恶,为什么要吓唬我?”她竖起好看的眉毛,飞掠到丈夫的身边,捏着拳头作势欲打。

    维克多接住那只软绵绵的粉拳,将恼怒娇嗔的莉莉娅带进怀里,调笑道:“是你先装害怕的,我当然要真的吓唬到你,否则我……”

    话还没说完,他就被莉莉娅吻住了嘴唇。

    和丈夫温存许久,莉莉娅眼波如水,好奇地问道:“亲爱的,你刚刚是怎么消失的?”

    “在你眨眼的一瞬间,我绕到你的视线死角,就像隐形一样。”维克多微微一笑,耸了耸肩膀说道:“还想看看我的莉莉娅惊慌失措,大喊大叫的样子……可惜,你现在变强了,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小兔子。”

    回想起维克多以前也喜欢这么捉弄自己,莉莉娅心里暖暖的,嘟起红唇撒娇道:“我在大人面前还是那样弱小……你要像以前那样怜惜莉莉娅。”

    “弱小……实力确实弱小,变强的是心灵。”

    幼儿喜欢缩在狭窄的角落里玩耍,因为他们本能地选择自己能够有效控制的环境。空旷、高挑的空间能让人产生自我渺小的念头,所以教堂的祈祷大厅一般都设计的非常高大,这背后是人的恐惧心理。

    莉莉娅把办公场所搬到平湖堡,一个人独占最大的房间,说明她的自信心膨胀了。

    当然,莉莉娅点燃了心灵之火,初阶骑士想击败她都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像共鸣11元素位的资深见习骑士现在肯定不是莉莉娅的对手。

    不过,莉莉娅的个人实力有质的飞跃,但她在维克多的眼中就叫自信心膨胀。

    “为什么要一个人在房间里?遇到类似的突发状况,你喊卫兵都来不及。”维克多表情严肃地教训道。

    看得出来莉莉娅有些不服气,他又温和地笑道:“亲爱的,心灵之火也分层次。我不想打击你,可你点燃的心灵之火仍处于最低级的阶段,心灵与外力结合,能够初步调动内潜,但还没有做到心灵、外力和内潜三位一体,运转无瑕。心灵之火到了这种层次,动作轻柔的一次接触也能瞬间爆发出可怕的力量,勉强达到中阶青铜骑士的水准。”

    “我哥哥就是这种层次的心灵之火?”

    “纳尔森?不,他的心灵之火已经到了最高境界,只差一步就会发生质变。”维克多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什么叫心灵无限,而身体有限?当你的心灵之力突破身体的桎梏,能够与外在目标相结合,目标的一举一动,心灵、外力、内潜的细微变化都能被你感知,还有外部的声音、地形、空气流动等信息与你的心灵内外交互,照亮黑暗才是最高境界。”

    “资深骑士的心灵之火一般都是这种境界。如果你的心灵之火达到资深骑士的水准,哪怕你刚刚眨了下眼睛,怒风剑圣也无法在你面前突然‘消失’。”

    莉莉娅怔了怔,有些失落地说道:“原来凡人和骑士的差距根本无法弥补。”

    维克多点头又摇头,说道:“道路不同,演变方向就有差别。骑士的心灵之火来自元素的平衡,普通人的心灵之火全靠心灵和血脉之力。资深骑士之上,骑士的心灵之力与外界沟通,具现出虚空元素,并感知元素变化;而普通人则是预判……准确的说法应该是预知。”

    “我哥哥的战斗直觉。”莉莉娅接口说道。她从来就不是一个花瓶,对于力量有自己的执着和见解。

    维克多冲着莉莉娅点了点头,以示赞赏,正色说道:“由危险预知演变的战斗直觉与心灵之火带来的战斗直觉,这两种概念容易弄混淆……幸好两种心灵特性能够融合,变得更敏锐,代表普通人心灵之火的顶峰。纳尔森就达到了这种境界,能够提前预知敌人的危险举动,心灵又像镜子那样映照敌人的心灵、外力、内潜的细微变化。”

    “如果他再进一步那就是把‘预知’强行施加个对手。”

    “把预知施加个对手?”

    “没错……他站在原地未动,精神意志已经扑向了敌人。对手以为纳尔森发出一记凶猛凌厉的直刺,可那是个错误的预知。你说,后面会发生什么?”

    “被纳尔森一剑劈死!”莉莉娅顿了顿,悠然神往地问道:“这就是心灵之触……我也可以达到这种境界吗?”

    “点燃心灵之火的人都有机会掌握心灵之触……你恐怕不行。”维克多笑着解释道:“想掌握心灵之触,首先要有纯粹的心灵。”

    莉莉娅怅然若失,回过神后,幽幽地叹了口气。她曾经为了讨丈夫的欢心而掌握权力,如今,权力已是她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内容,如果为了权力而追逐力量自然谈不上纯粹,她也就止步于心灵之火的境界。

    我掌握了心灵之触,维克多会更爱我一点吗?不,只要我是为了取悦维克多,仍然无法提升自己的心灵境界……莉莉娅想到这里,便不敢再看维克多的眼睛。

    这算是“移情别恋”了?

    维克多看见莉莉娅眼神躲闪,带着羞愧和不安,对她的心思了如指掌,同时也觉得有点好笑。

    莉莉娅现在热衷于权力胜过爱他,维克多却能坦然接受。两人的地位本来就不平等,他无法给莉莉娅一个美满的婚姻,说得直白点,维克多根本不在意莉莉娅有多爱自己,他要的首先是忠诚,其次是能力,爱情更像是附赠品。恰恰因为有这份感情,莉莉娅才能掌握权力,既然如此她又怎么会维克多不忠诚?

    莉莉娅的内疚反而令维克多感到一丝惭愧,柔声宽慰道:“亲爱的,心灵之触有多种形式,纳尔森追求的心灵之触并非最强大的一种。我就知道有一种心灵之触非常适合你。”

    莉莉娅眼睛一亮,追问道:“那……对你有帮助吗?”

    “宝贝,我从未怀疑过,你一直对我有最大的帮助,超过纳尔森。”维克多认真地说道。

    听到丈夫的肯定,莉莉娅顿时眉开眼笑,柔声说道:“亲爱的,我都听你的。你说的是哪种心灵之触?”

    “多长几双眼睛和耳朵。”维克多神秘兮兮地说道。

    冰雪聪明的莉莉娅眨了眨眼睛,马上就领悟维克多的意思,犹豫说道:“那四个持剑侍女来自蔷薇庄园,和我不是很亲近……家族的精英卫士都是男性,我总不能让几个男人充当我的近卫吧?要不然,你把玛茜还给我……”

    有权就有势,莉莉娅有权,但还没有自己的心腹势力。蔷薇庄园培养的持剑侍女能用也只是能用而言,她们和莉莉娅中间总隔了一层,让她们充当莉莉娅的近卫并不合适。炼金民兵忠诚是绝对忠诚,可他们太呆板,许多精细活都无法托付给他们。另一方面,维克多让几个男人当莉莉娅的贴身近卫,是对金眼伯爵的贴身侍女的一种羞辱。

    维克多颔首说道:“玛茜,我有重用,不能还给你了。水银庄园最近接受了一批素质优秀的女童,你抽空去挑选十个,按照持剑侍女的方法进行培养。她们所需的资源全部由我来承担,包括重塑身体的名额,我每年也可以给你5个。另外,黄金团年底的分红,你可以得到一个固定的份额,作为你培养近卫的资金来源,并保证不少于6000金索尔。如果不足6000,可以从我的私人金库里得到弥补。”

    莉莉娅大喜,抱着维克多的献上香吻,眉眼弯弯地说道:“维克多,你对我真好……”旋即又皱眉说道:“我的近卫该有个称号……叫什么才好听呢?”

    维克多兴致勃勃地给莉莉娅出主意,“莉莉娅之影……”

    “才不要!太丢人了……”

    “战熊之爪?”

    “呵呵.…..亲爱的,我不找你帮忙起名字了。”

    维克多往床上一躺,无力地说道:“好吧,你自己看着办,只要你喜欢就好。”

    莉莉娅想了好一会,突然说道:“蛇妖……亲爱的,你觉得‘蛇妖’这个称号怎么样?”

    蛇妖在传说中是可怕的怪物,它们的凝视具有致死效果,但实际上,蛇妖只能算是花斑虎级别的大型猛兽,而且是可以驯化的种类。莉莉娅给自己的近卫起名‘蛇妖’既不张扬,又饱含着某种期待,希望他们是超凡者,或能够成为超凡者。

    “不错……我是说挺好的。”维克多随口敷衍,用一支胳膊支起身体,皱眉问道:“亲爱的,我不在的家的这段时间,米勒老头有没有什么异样?”

    “……他是不是经常向你请教,我为你和爱丽娜她们设计的驻颜秘法?”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a>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章节目录

超凡贵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长戟大兜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戟大兜2并收藏超凡贵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