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萤火虫

    那个书生打扮,年纪在五十多岁的兵部侍郎闻昭耀,本来是“刘阳镇”侯爷--布衣侯秦侯爷安插在兵部的一枚棋子,这个兵部侍郎闻昭耀也是死心塌地、忠心耿耿的跟随着这位位高权重、权倾朝野的“刘阳镇”侯爷--布衣侯秦侯爷,一心想在人生道路上做出一些光宗耀祖、名扬天下的大事来。

    谁曾想那个位高权重、权倾朝野的布衣侯秦侯爷,居然在八月十五之际,举旗失败,未能像想象中那样带着他闻昭耀,在人生的路途上光宗耀祖、名扬天下,而是身陷囹圄,关进天牢,这一消息传到朝廷之后,整个朝廷里面马上乱成一团。

    那些本以为依靠着这位位高权重、权倾朝野的布衣侯秦侯爷的官员们,他们都觉得天都快塌下来了,这些人原本以为站在这位位高权重、权倾朝野的布衣侯秦侯爷的队伍中,就能青云直上、一步登天,谁曾想会发生这种他们意想不到、惊天逆转的事情来。

    想当初,自从兵部尚书吴瑶卿和刑部尚书台春风他们两位尚书大人“远遁”他乡,这位兵部侍郎闻昭耀还以为自己的机会到了,本打算布衣侯秦侯爷会让他掌控兵部,哪知道兵部和刑部都被当今皇上的皇弟七王爷把控着,他兵部侍郎闻昭耀根本插不上手。

    自从那位位高权重、权倾朝野的布衣侯秦侯爷准备在八月十五举旗换天之后,这个兵部侍郎闻昭耀,他每天在家里数着手指,一天天的熬着日子,他在等待着他的主公--布衣侯秦侯爷八月十五举旗造反、功成名就的好消息,如果他的主公--布衣侯秦侯爷起兵造反成功的话,他很可能就是布衣侯秦侯爷的朝廷里面的一品大员--身居宰相的要位,也能青云直上,光宗耀祖了,这些事情都是他的主公--布衣侯秦侯爷当初当着他的面允诺于他的。

    可惜他没有等到布衣侯秦侯爷起兵造反、功成名就的好消息,而是听到了布衣侯秦侯爷父子被当今皇上擒获,并且关押在天牢里,等侯处置的坏消息。

    这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直震得兵部侍郎闻昭耀头晕眼花,惶惶不安,总觉得当今皇上好像已经知道他和布衣侯秦侯爷相互勾结,结党营私的条条罪状了,所以,他在这个信息刚刚传到京城之时,便带着他的家眷们顺着预先设计好的路线--水路仓皇出逃,辗转来到了他的胞姐的故乡“松竹镇”,他想借此机会在这里躲避朝廷对他的追查。

    可是这个兵部侍郎闻昭耀虽说犹如丧家之犬,东躲西藏,但是他还在想如何救出他的主公--布衣侯秦侯爷,于是他就冒着被人发现的风险,偷偷的找到布衣侯秦侯爷的麾下的校尉田共,和他在一起密谋怎么样救出天牢中他们的主公--布衣侯秦侯爷来;哪知道当他到那个校尉田共的军营里面喝茶畅谈之际,有人来禀报说他的外甥李三郎李员外在“松竹镇”的大街上,被人捉走了,还说对方是什么当朝的公主殿下南宫曼曼人等。

    兵部侍郎闻昭耀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危险,反而认为这是他们报效主公的时刻到了,如果他们能一举抓住当朝的公主殿下南宫曼曼,以此来要挟当今皇上放出他们的主公--布衣侯秦侯爷,让深陷牢狱的布衣侯秦侯爷重见天日,执掌军队,他们还是可以达到咸鱼翻身的那个境地的。

    本来这个叫田共的校尉,也是每天都在担心因为他的主子布衣侯秦侯爷失势之后而身陷天牢,他整日里神情恍惚、惶惶不可终日,现在这个兵部侍郎闻昭耀来找他将擒拿当朝公主殿下南宫曼曼,用以要挟当今皇上换取布衣侯秦侯爷的自由的计划和他说个明白之后,这位叫田共的校尉又觉得自己看见了光明,两个人是一拍即合,马上调集人马,雄赳赳、气昂昂的赶往“松竹镇”这座破烂不堪、年久失修的城隍庙而来。

    在这个叫田共的校尉看来,区区几百个武林中、江湖上的草莽之人,何足为惧?他这里少说也有近二、三千人马,对付他们这些武林中、江湖上的草莽之人也应该是手到擒来、绰绰有余。

    原本对自己的武功彼有自信的校尉田共,他自信满满,目空一切,他总觉得就凭他的这些几千人马,要抓住当朝的公主殿下南宫曼曼实在是小菜一碟,甚至是绰绰有余,他甚至一直在幻想着用当朝的公主殿下南宫曼曼来和当今皇上作为交换的条件,让当今皇上不得不放掉自己的主公--布衣侯秦侯爷,那么自己这一次肯定会在他的主公--布衣侯秦侯爷面前立下大功一件,到那个时候,看谁还能不对他刮目相看!

    这个叫田共的校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和这位兵部侍郎闻昭耀带着那么多人马,前呼后拥、浩浩荡荡的杀到“松竹镇”的城隍庙,还没有施展自己的才能,就在刚刚霎那之间,就被这个身穿灰色衣衫,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给生擒活捉了,现在看来自己在这个身穿灰色衣衫,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面前不过就是一只“萤火虫”,别人就是太阳,可以将自己烤焦了那种。

    俗话说:萤虫之光,岂可能和日月争辉?

    “不错,我就是兵部侍郎闻昭耀,你又是谁?”摔倒在地上,努力几次想爬起来的那个身穿便服、年纪在五十多岁,书生模样的人满脸是血,勉强的从地上坐起身来对着这个身穿灰色衣衫,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大声说道:“你又是谁?此事和你有何相干?”

    “闻昭耀,你真是可笑至极,你也想知道本侯爷是谁?你太高估你自己了。”那个身穿灰色衣衫,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神情冷酷,不屑一顾,冷冷的笑着说道:“不要说是你这个小小的兵部侍郎闻昭耀,就是那兵部尚书吴瑶卿见到本侯爷,他也要恭恭敬敬、规规矩矩给本侯爷行个礼哟!”

    “兵部尚书吴瑶卿和我说过,在当今的这个国度里,普天之下唯有‘忠勇侯’侯爷能让他从内心深处予以畏惧,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那位神勇无敌、名动江湖、威震朝野的‘忠勇侯’是也。”那个兵部侍郎闻昭耀在听到了这个身穿灰色衣衫,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的话语之后,万分惊愕的望着眼面前的这位似笑非笑、波澜不惊的年轻人,只听见这位兵部侍郎闻昭耀惊诧无比的问道:“京城里都在传闻你是阻止这一次布衣侯秦侯爷哗变的关键人物,也是当今皇上最最需要嘉奖之人,你现在不应该身在京城,等侯当今皇上的封赏才是,你为何要跑来这座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镇‘松竹镇’来呢?”

    “布衣侯秦侯爷的残余势力一天不除尽,何谈封赏二字?本来你兵部侍郎闻昭耀只要向当今皇上主动禀明自己和布衣侯秦侯爷的关系,当今皇上说不定也会对尔网开一面,饶了你,现如今你竟然带着人来公然擒拿当朝的公主殿下南宫曼曼,你这可是死罪。”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双眼紧紧的盯着这位兵部侍郎闻昭耀的双眼说道:“历朝历代的执政者对待逆臣贼子的处置结果,你作为兵部侍郎你是知道会发生什么让你难以承担的后果的。”

    “闻昭耀自从跟随主公--布衣侯秦侯爷以来,早就将自己的生死存亡置之度外了,侯爷,您倒是好好想想,您们只有区区二、三百人,而我们有几千人,鹿死谁手,甚难预料,现在来说输赢还有点过早啊。”那个兵部侍郎闻昭耀虽说被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轻轻的一挥手,就摔出去几十步远,但是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是运用了上乘的内功,俗称“巧力”,并没有将他摔成重伤,所以,这个兵部侍郎闻昭耀过了一会会居然能自己从地上爬起身来,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只听见这个兵部侍郎闻昭耀接着说道:“横竖都是一个死,还不如和尔等拼一个鱼死网破、同归于尽,这样说不定还有一丝生机呢。”

    “闻昭耀,上天有好生之德,本侯爷本想给尔等一个改过自新、弃暗投明的机会,既然尔等一意孤行,那就别怪本侯爷出手不留情啦!”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说话的声音忽然变得冷冰冰的,语气再也不是那种随和的口吻了,只听见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厉声喝道:“在座的各位,闻昭耀是当今皇上下旨捉拿归案的钦犯,尔等如果不想受到牵连,就放下手中的兵器,本侯爷自会禀明当今皇上,既往不咎,如若不然,就是一个‘字’死!”

    那些不明就里的士兵们在听到了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运用内力发声说出来的话语之后,全身不竟打了一个寒战,因为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刚刚就在众人的眼皮底下,众目睽睽之下,犹如天际流星一般,从对面的人群中,霎那间就冲到了他们的阵地上,一出手就生擒了他们这一方的主帅--那个叫田共的校尉和那个前来煽风点火、聚众造反的兵部侍郎闻昭耀,在场的众人就觉得仿佛这件事情就发生在电光石火、白驹过隙之际,好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这一方的人就被人轻轻松松的活捉过去了。

    “于大成,你可说过本将军一直以来待你不薄,本将军就是你的恩人,现在本将军被人挟持,你还不动手救我们!快快动手。”那个叫田共的校尉这个时候吐了一下嘴里的淤血,大声喝道:“于大成,你给我万箭齐发,不管是谁,格杀勿论!”

    在场的众人在听到了这个叫田共的校尉竟然在此时此刻说出这种猪狗不如的话语来也都愕然的望着那一群将他们团团围住的士兵,他们都在极目远眺,想看看这个叫田共的校尉嘴里的于大成究竟长得什么样子。

    “众将官听令,现在我们的田共田校尉被人挟持,我们都是田共田校尉麾下的士兵,将军有难,我们作为他的麾下的士兵怎么可能见死不救、隔岸观火呢,拿起你们手里的弓箭,听本将的号令,如若他们不肯放掉咱们的田校尉,咱们就和他们拼一个鱼死网破!”在那些黑压压的士兵中,忽然走出来一个年纪在三十多岁,身穿盔甲,腰间挂着长剑的人,只听见这位年纪在三十多岁,身穿盔甲腰间挂着长剑的人大声吼道:“田校尉平常对咱们怎么样,你们大家心里都明白,我们为了我们的将军拼了!”

    “这位官爷将军,您说这种话你想过后果吗?你想过当你们万箭齐发之际,我们这些与世无争的黎民百姓不就枉死在你们的箭下了吗?难道你们家里就没有爹爹、娘亲和兄弟姐妹吗?如果他们现在在现场你们也这般行事的吗?”这个时候那个满头白发、身体健硕,年纪在六十岁左右的何伯何逸云从人群中站出来,对着那个于大成大声喝道:“这些年来我们黎民百姓过的是什么日子,想你们这些当官的不会不知道吧?这个国度本就处于风雨飘摇、百废待兴的时机,你们又想挑起战端,你们置天底下的黎民百姓的生计和民生于何地?”

    “老头,你是在找死吗?哪里这么多的废话连篇的,滚到一边去,此地没你的什么事情!”那个叫于大成的将官在听到了这位满头白发、身体健硕,年纪在六十岁左右的何逸云喝斥之后,显得非常的尴尬,脸上一阵清一阵白,他好像不知道用什么话语来为自己的行为去辩解了,不由得恼羞成怒;只听见这位叫于大成的将官厉声喝道:“不想死的全部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想死的就站出来。”

    “娘亲,狗娃好怕!”这个时候人群中有一个手里拿着一根细细的竹竿的,七八岁,长得黑黑的小男孩依偎在他的娘亲的怀里怯生生对着他的娘亲说道:“刚刚那个叔叔好凶啊!”

    “小弟弟,你的竹竿能不能借给哥哥用来打狗啊,刚刚***到了一条狗在汪汪乱叫,好吵,哥哥想让他闭嘴。”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一个闪身,就来到了这个手拿竹竿的小男孩身边,和颜悦色、细声轻语的对着这个七八岁小男孩说道:“有叔叔在,没人能伤得了你们。”

    “叔叔,给你竹竿!”那个依偎在他的娘亲怀里,七八岁的小男孩瞪着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望着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说道:“娘亲知道菜娃怕狗,她和菜娃说出门要记得带一根棍子,再凶的狗也不敢随便欺负人的,现在菜娃就把这根打狗的竹竿借给叔叔吧,叔叔可要记得还给菜娃哟。”

    那么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他借小男孩这根竹竿有什么用处呢?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a>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章节目录

三哥的拳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龙腾东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龙腾东方并收藏三哥的拳头最新章节